当前位置:首页 >> 就业创业论坛 >>正文
全面谋划推进就业工作
发布时间: 2017/12/14

    就业工作面临重大历史机遇
    对就业工作而言,最大的历史机遇就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一个新判断、一个新定位”。十九报告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同时,十九大报告在“就业是民生之本”的基础上,将就业定位为“最大的民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新判断、新定位为就业工作标明了方位,指明了方向,是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工作的行动指南,为做好就业工作提供了重大的历史性机遇。
    统筹谋划和全面推进就业工作
    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提高就业质量和人民收入水平,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的就业。报告提出的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就是今后就业工作的目标任务。
    当前,要按照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分步走的战略部署,尽早明确并细化分解就业工作的目标任务。一是从现在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期,要针对就业的多重交织矛盾,着重解决就业的总量矛盾,让劳动者能够更加全面、广泛地参与劳动,耕者有其田、业者有其岗、劳者有其位,做到“业有所就”,实现“全面就业”的目标。二是从2020年到2035年的第一个阶段,要围绕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宏伟目标,着重解决就业的不平衡不充分等结构性矛盾,让劳动者实现人岗匹配、劳有所得、劳有所保,做到“体面就业”,实现“高质量和充分就业”的目标。三是从2035年到2050年的第二个阶段,要围绕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远大蓝图,着重解决就业的深层次矛盾,让劳动者在劳动中有更多获得感、满足感、幸福感、自豪感,使劳动成为劳动者全面发展的重要内容和有效途径,做到“光荣就业”,实现“更高质量和更充分就业”的目标。
    突出解决就业重点问题
    十九大报告提出,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与此相适应,新时代我国就业的主要矛盾也正在发生根本变化。就业总量矛盾已不再是主要矛盾,人民对美好就业的向往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就业之间的矛盾已逐步发展成为就业的主要矛盾。
    就业不平衡不充分等结构性矛盾作为就业的主要矛盾,不平衡主要反映在地区、城乡、产业、行业、职业、男女、户籍、学历、公有和非公经济、单位类型等之间的就业有差异。如2016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7.35%,而城镇就业比重仅占53.4%,城镇就业仍然滞后于城镇化进程;三次产业比重为8.6%∶39.8%∶51.6%,而三次产业就业比重为27.7%∶28.8%∶43.5%,产业就业结构亟待优化;16岁以上男女人口比为50.6%∶49.4%,而男女就业比为57.1%∶42.9%,提高女性就业仍有较大空间,等等。不充分主要表现为工作时间的不充分、劳动报酬的不充分、社会保障的不充分、调换工作及兼职的不充分,等等。
    研究建立就业质量监测评价指标体系
    关于就业质量的衡量应是全方位、多维度的。考虑到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迫切需要及当前工作实际,建议借鉴制定绿色发展指标体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统计监测指标体系的做法,研究明确就业质量监测评价指标的范围及其权重并积极开展试算试测,力争尽快出台既结合我国国情,又符合国际就业惯例、可量化可考核的就业质量统计监测指标体系。
    如何正确认识新时代下就业新特点 
    劳动就业是整个社会系统中的一部分,就业工作中也体现了集中力量办大事、压强式突破的发展特征。2000年左右国企改革带来的大量下岗失业与再就业压力的顺利化解,这两年实施的产业结构转型以及去产能措施中劳动者的安置问题等,都是在政府集中力量扶持下完成的。
    如何认识新时代下劳动领域的新特点
    在新时代,我国的基本矛盾是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各种需求与发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我们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同时,更加追求民生、追求以更高就业质量为核心的发展方向。我们经常使用“人口红利”一词,其实这一提法是把人口(准确地说是指劳动力或劳动者)当作经济发展的要素和工具来看待,中心内涵是人口对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红利;现在国家发展目标和政策重点发生变化,可以换换用法,变成“红利人口”,即更加关注经济发展为人口(民众)所带来的红利。这是工作重点的转变。
    另外,十九大报告把提高就业质量提到了更重要的位置。原先我们管理就业主要是创造就业机会、帮劳动者找到工作,这是一个入口的工作。但是就业质量不但管入口,还要管入口之后获得什么样的保障。在就业质量中,一个是物质保障,一个是精神保障。精神保障就是在就业过程中的自由选择和安心感,包括工作内容、时间、地点、方式等事项。只有劳动者满意了,我们的就业工作才算是实现了终极目标。
    加强对灵活就业的关注
    灵活就业目前在全球都在迅速发展。国际劳动力市场也正由稳定性向灵活性发展。当前,就业的稳定性的内涵正发生变化。比如我们说就业率,以前是以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场所、固定的工作内容、固定的收益来做稳定性的考核,但现在的稳定性不仅仅是过程当中的稳定性,劳动保障的稳定是稳定性的核心内容。
    灵活就业的发展和保障是我们接下来的一项重点工作。灵活就业需要分层次对待。在灵活就业中,大约50%是自我雇佣,25%是由原来的固定就业转变为灵活就业,还有25%是由新的平台经济等创造的灵活就业机会。在灵活就业中,工作过程是分解与整合的过程,把原有的岗位分解为不同的工作内容,同时,把原有的劳动者也分解成为具有不同技能的个体,然后再进行匹配整合,实现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一高效的发展模式。这一发展机理,其实是劳动分工更精细化的过程,最终是效率的提高。因此,靠人为的制度和政策很难阻挡灵活就业的发展趋势。应该在保障就业、提高灵活就业者的劳动保障水平上下功夫,以推动灵活就业的健康发展。
    在机器人不断取代人类工作的时代,应进一步加强劳动者的技能培训。比如,随着数字经济的到来,青岛港已经有了无人化港口,由机器人操作码头货物的装卸。这些工作被机器人取代之后剩余的劳动者只能转到其他的工作岗位。所以,适应数字经济下的劳动技能培训、劳动者能力的提高也将是近期或者长期的重点任务之一。
    另外,把正规的或者标准就业跟灵活就业放在一个平台上同等对待,全覆盖,这也是我们长期的工作要点。只要保障制度能够跟得上,企业可以自由选择,劳动者也可以自由选择高质量的就业,大家心情舒畅,自觉就业则变成自在就业。
    政策要分层实施
    有些时候群体不一样,发展阶段不一样,分类管理会更有效。去年关于网约车的规范措施等,北上广出台了非常严格的限制政策,但是一年多过去了,这个政策并没有被很好地贯彻执行,因为这个政策的主导理念不符合灵活就业发展的趋势和规律,政策的实效、稳定性会打折。所以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分层、分地区、分阶段会更有效。